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天地 > 正文

阳光青海湖

时间:2019年07月18日 15:23    阅读:4479   返回上一页

   天空异常明朗,蓝天上跑着一丝丝的云层,像是在天边,亦或就在眼前,站在眼前的山巅触手就可以摸到云层。蓝天下的一方湖水,静静倒影着云层,倒影着蓝天,倒影着山巅,倒影着花香,倒影着风的样子,倒影着阳光的味道。

   云层在山巅之上,看似平稳致远的飘逸,其实,也在隐隐风动云涌。一层云与一层云相遇,除了身体与身体的摩擦,也还有气味与气味的相投。一层云前面飘走了,后面一层云跟上,你追我赶的样子,变成了一匹匹飞马,腾起万丈尘埃;一层云覆盖着另一层云,层层叠叠,团团绕绕,像一大坨一大坨棉花糖,很甜很甜。看呢,那一层层云像是一只松鼠在捡拾几枚硕大的松果;看呢,那像一个合唱团在放声演唱,唱着《东方红》呢。一小薄层云,一会儿就叫一大块云层吞吃了。艳阳高照,云层在开阔的天空之上行走,总是显得那么笃定自信。显然,它们在天空的行走是有讲究的,除了礼让,也还有搀扶;除了奔跑,也还有飞翔;除了碰撞,也还有融合。青海湖之上的云层看似很低,低过湖水,像是在湖水上飘和行走,其实,那也只是它们的倒影。随行的人在湖边拍摄云与湖水的样子,然后打开让我看,他喋喋不休地说:“云像水低头的样子太美了。”我一惊,心想,云会低头吗?向湖水远处望去,一丝云落在湖水里,正低着头和湖水相拥。云层的交往应和了这个世间的节奏,我相信更多像我这样匆忙赶路的人,要是也能发现云低头的样子,一定会异口同声地大喊——我爱白云。

   水从天上来。青海湖的水从蓝天倾泻而来。自然,星光流泻下来,银河流泻下来,还有蓝天的明月清风流泻下来。蓝天仿佛鼓胀着一个偌大的袋子,是谁一不小心戳开了一个洞,瞬间蓝光流泻奔涌。可是,青海湖是静静的《欢乐颂》,欢乐是低缓的轻语,是浅浅的会心微笑,是温润的呼吸。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,一切深渊不再是深渊,一切苦难不再是苦难。那么多蓝叠加奔涌,那么多光叠加流泻,那么多水前拥后推,我仰头望蓝天,低头看湖水,直到被自己感动。碧水蓝天,有时候,蓝天会显现湖水的影子,湖水是蓝天的镜子,如人对镜;有时候,湖水倒映出蓝天,湖水和蓝天已经蓝得透亮。有人坐在湖边的草地上,摸出一只口琴对着湖水吹奏起来将一个背影递给我,也递给所有看湖的人。他旁若无人地吹奏着,陶醉在自己的曲子里。陶醉是所有欢乐的源泉。吸引我的曲子是他吹奏《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》,我对他的年龄产生了兴趣,我猜他是出生六十年代的人,他荒废的日子和激情的日子一样多,后来,他又吹奏了《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》。除去我,没有人注意到他,人们的注意点都在湖水上。离他不远的草地上,一群穿戴花花绿绿的男女在湖边起舞,女子清一色的红色拖地长裙,男子藏色短衫,就着湖面照相。他们的背景是蓝天和湖水。湖水更像是一个观赏者,静静欣赏着口琴吹奏者,静静观赏着来湖边的每一个人。青海湖的沉稳敦厚,把我们人类的轻盈和漂浮剥离殆尽。青海湖是我们人类的另一面镜子。

   青海湖四周是高低错落的山丘,山丘拥抱一方湖水。这像一曲音乐,巧妙地过渡到了跌宕起伏的高峰,欢乐的高峰,悲壮的高峰。这看上去更像是整个青海湖草原的一个酒杯,醉了山峰,醉了沟谷。山丘因为湖水的滋润,草长得异常肥美。成群结队的羊群、牛群散落在山丘上悠闲吃草。我们爬上一个小山丘,俯视青海湖,湖面雾气缭绕,波光粼粼。我忍不住想象这湖水和山丘的关系,以及它们的过去。不管怎么想象,除去大致情形,它们的过去对我来说依旧是一场空白。我想象出的,不过是我曾经听闻或者路遇的片段。比如,传说的1000多年前,唐蕃联姻,文成公主远嫁吐蕃王松赞干布。临行前,唐王赐给她能够照出家乡景象的日月宝镜。途中,公主思念家乡,回望汉宫,便拿出日月宝镜,泪如泉涌。然而,公主忘不了自己的使命,毅然决然将日月宝镜扔了出去,没想到宝镜落地闪出一道金光变成了青海湖。还有传说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,被二郎神追赶到这里,二郎神口渴,发现了这个神湖。哪一个传说更加真实可信,没有人去追根索源。它们真实的过去,被沉淀在青海湖湖底,没有一点声息。尽管人可以决定山丘草原、湖水的命运,使之迁于此徙于彼,但它们的品性,那种自然而然的生长态,往往使人感到不及。在我看来,恐怕没有一种东西如水这般,如此对人有这么大的吸引力,有水就有灵气,我们观乎自然,其实就是观乎山水。天下之水何其多也,青海湖之水,让我们体会山与水的默契,寻找水的清淡平和。

   青海湖湖边长着一大片一大片的花海,花海是青海湖的一个点缀。鲜花满园,落花满径,随便走进一处花园,十元看金黄的油菜花,三十元看五彩格桑花。阳光火辣辣的,一会儿脖颈炙烤得生痛。倒是花园的主人在一处太阳伞的荫庇下,慢悠悠地喝着茶。一只小方桌上,主人用木炭煮水泡茶,一壶茶喝完,再续上一壶。水煮到二沸连珠时,主人及时将一只陶泥罐提起,乘势冲入茶壶中,再轻轻用茶壶盖子刮去腾起的茶水泡沫,整个过程娴熟自然,茶香开始清香浮动。主人见我看的眼馋,就递过一小杯茶来让我品。我把一小杯茶端在手上,阳光和花香都在杯中,一小口一小口静静地品,一杯波光,清香袅袅而起,花香在唇间回旋,反而没有多余的话了。有这一杯茶,有这一大片的五彩花海,有这一湖的碧水,什么话都是多余的。一杯茶喝完,把茶杯轻轻递回给主人,再浅浅一个鞠躬,主人回了我一个微笑。一路上,我感觉自己像是饮了一盅青海湖的湖水和花海酿造的蜂蜜水,清澈甘甜。

   起风了,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一声紧过一声。也许是因为青海湖的偌大无比,风不是疾风骤雨而来,不是卷云奔泻而来,不是以武功盖世打着扫腿而来,她收起所有的鳞爪、所有的刀剑、所有的霸道,吹着悠闲的口哨,从湖面迈着小步款款而来。她是青海湖的美少女吗?她撒娇一样吹乱了岸边男女的头发,吹乱了岸边花的舞姿。她亦或用嘴嘟在耳边呼呼呼说话,熟稔的气息和味道,绵延紧密,像五彩花香,像瓷实苹果,像绵嫩青草。躺在湖边草地上,任由风吹拂,任由风起的湖水打湿衣衫。那些四处低飞的蜻蜓,那些一会儿高音一会儿低音的蝉儿,都没能感染我,我静静听着耳边的风声,静静享受着湖水拍打岸边的声音。突然有人喊:“我的纱巾,我的纱巾。”拍头一看,一条红色的纱巾被风吹起,正洋洋洒洒飘在湖面上空,一会儿,落在碧绿碧绿的湖面上,一荡一荡消失在了远处。望着远去的红纱巾,我开怀大笑起来,自言自语地说:“那不就是风的样子吗?”女人踱着脚,不停抱怨:“这风呢,这风呢。”风在我耳边呼呼呼笑。我才蓦然明白,风的身体和人的身体一样,都有一种飞翔的欲望。像湖面上的鸥鸟那样飞翔。像蓝天下的大雁那样飞翔。像草地上卑微的蒲公英那样飞翔。飞翔的红纱巾,其实是风飞翔之前的助跑。

   八月,天凉好个秋的时节,青海湖的阳光却异常明媚照人。这阳光渗透了一种深不见底的青,这阳光吸纳了明净如水的光,阳光的精致在湖面摊开,一片光的辽阔在湖面展出。这阳光里有蓝、红、黄、有谷黄,有靛蓝,有墨蓝,有草青……用这么多颜色写不出阳光颜色的丰富。阳光对人有着天然的吸引力。阳光里透出草的干净,照出泥土的质地,浸出虫子的幽静。很多人在青海湖的阳光下走,不怕晒黑皮肤,晒红脸蛋。他们惊呼着:“这阳光好有味道。”我明白,他们一边是说这阳光毒辣,晒得人吃不消:一边是说这阳光独特,有另一番景象。青海湖是有福的,阳光照耀的地方没有太多的人为建筑、人为植景,也没有人为粉饰和雕琢,自然呈现是青海湖最美的地方。我相信守护青海湖的每一个人,都有呵护自然的善心,都有守护自然的韧劲,他们怕自己不知轻重的一举一动破坏了这画卷的安谧,惊动了这画卷的美丽。于是,我提醒自己,静静随着观赏青海湖的人流慢慢走,不要大声喧哗、不要大步流星,以致影响了这一湖水的宁静。

   阳光下的青海湖,波光粼粼,单纯和平。我希望,去到青海湖的每一个人都慢点,都小声一点,好多年后,我们再次来到青海湖,还能在某个阳光明澈的午后,或者如水清凉的夜晚,听到风呼呼呼的笑声,和嗅到阳光美美的味道。

 

(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)


上一篇:烟雨北山

下一篇: 医者仁心

主办单位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西宁市委员会办公室

© 2017 西宁政协 版权所有 备案号:青ICP备20000180号-1